隨香行程兩天了
只和四個人說過話
其中兩個算是無行為能力的小鬼
因為香客這麼難交際
就決定了我未來幾天
要用不善交際的樣子來交際

跟香行伍出現的狗伴
抱在懷裡、用推車載的有若干
全程陪走的兩隻
大家不要以為跟著走沒什麼了不起
凡夫俗狗聽到鞭炮聲以及人神陣仗
逃得了的就夾著尾巴逃
逃不得了的則滲尿狂抖

一隻是拉不拉多
身上穿著衣服
腳上穿著鞋
頭上戴著太陽眼鏡
跟六呎高的剃馬鬃頭的主人
同樣引人側目

另一隻黑狗兄
項圈紮著沿途廟宇黃色的符紙
因黑毛襯著分外亮眼
牠與主人總是跟在神轎後面
也就是人特多、鞭炮特響的段落
只見牠找電線桿、車胎、牆角
專心地抽動鼻子嗅
抬腿、噴尿、打卡
完全不鳥路人的讚美、拍照和供養
我花了兩天觀察黑狗
看牠一路處炮不驚
只有兩次暫時看不到主人而著急
混亂中有幾次我和女主人眼神交會
甚至有一次錯身彼此還嗨了一聲
我以為這樣就算有交情了
可以幫大家問問黑狗叫什麼名字
最後一天等神轎時又遇到他們
我熱熱地和女主人打招呼
她疑惑地看著我
那種疑惑跟電視演的被車撞的失億一模一樣
讓我毫不懷疑她是假裝不認識我

不管是人是狗還是貓
結伴的好處是不寂寞
但是也容易把自己關起來
不接受陌生人
拉不拉多和的主人
雖然一路帶笑接受大家的誇獎
也回答路人的問題
可是他和狗之外並沒有看見新朋友加入

黑狗和他的男女主人
沈浸在三角世界
如金字塔般無縫可侵

有些團體
對於團體之外的人試圖友善接觸
是覺得多餘而冷冰冰的回掉
我就被冰回了好幾次
包括腳踏車隊的阿公
包括九天八夜全程步行的某團體

可以談開的多為散戶
情侶也只有阿雄和Yuki不排外   









創作者介紹

漂流速寫教室WalkP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