彰化之夜
媽祖尚未起駕
很多人已經啟程了
我莫名其妙地跟人走
時間是大部分人要睡覺的午夜
隨香客卻沿著台一線南下
陪貓頭鷹和蝙蝠上班

香客睡覺的時間是等神轎的時候
走得越快
就有越多時間可睡
像昨天中午就到彰化
媽祖神轎過了晚上十一點還沒起駕
就有完整的大半天可以睡覺、觀光
那是因為騎腳踏車的優勢
可以取多更多領先
行腳的香客就很拼了

所以
大部分睡覺時間不是大白天
就是夜半奇怪的時間
可能看得到送報生
可能看得到早餐店備餐
可能看街友巡街
總結一天雖然睡了八小時
卻不一定有睡飽

所謂的一天打破了白天和晚上的分界
24小時run完算一天
這一天(23:30~21:00)預計從彰化移動到西螺
到員林車站是02:00
售票大廳、樓梯間、廁所前躺滿了香客
資深的隨香家族
不僅是開車
連大卡車都開出來
車斗鋪上睡店棉被
車架掛著各人家私
隨時可以停駐起家

在員林車站遇到了九天八夜全程徒步的苦茶富家族
訂做的不鏽鋼推車表示他們未來幾十年都有招募新生
不怕團體生活的人可以報名

苦茶富整裝待發時
一個黃衣的歐巴桑突然問一個倒楣的團員
『剛剛為什麼看到你把水倒掉?』
水倒掉還不是因為沿途分水的實在太多太多了
喝不完拿來刷牙洗手算正當用途
嫌太重而亂倒的也不少見
倒楣的團員當然沒有什麼好理由
吞吞吐吐地掰藉口
黃衣歐巴桑倒也不是真的可惜水
只是取得開嘴的引信
就自動唸經弄身段
一下子說地球要毀滅了
一下子說活菩薩活菩薩叫他不能說
我說她說還不如說是唱的
連連綿綿有聲有調
完全陷入自我陶醉的狀態
有人說是上身啦

苦茶富整裝既畢
推車離去
黃衣師姐對著他們跪拜又跪拜
亂倒水的團員應該有收到教訓吧

跟著媽祖行伍的怪力亂神屢見不鮮
有專迷阿婆、歐八喪的濟公
免費在人家香案前做法的有兩個
男女各一
難的穿著工夫服
舞弄一番之後就是掏出隨身的茭
我(很無聊)跟著幾天看他擲茭
次次是聖茭
媽祖也太關照他了吧

我在員林車站精神滿檔
就著7-11的燈光看書

教授、學者、作家紛紛走進一間大會議廳,使我聯想起我放過的一群羊。這時我看見你有點張皇的眼睛在四處張望。我知道你是在找我,我想最好拖延一下以此來懲 罰你,誰叫你要爲我負責呢?我放下杯子走出大廳。我看見暮色降臨在秋天的草坪上,大理石捐款人有一種惆怅的表情,仿佛看到他的錢花在這些反資産階級的作家 身上很不高興。

當然
還是那本書

看到眼酸腰疼
我才繼續上路
還不到永靖就趕上了苦行的苦茶富
沿途還是很多送水送點心甚至送拖鞋的
我覺得這也是媽祖給我們的考驗
如何克服超所需的貪念
講是很高尚啦
第二天我就知道取與不取之間
不是眼前的吃飽沒有

過了永靖
過了熱鬧滾滾的北斗大菜市
我在華嚴寺停駐














西螺






彰化縣政府





彰化縣政府




彰化元清觀




員林車站




員林車站
西螺羽球館
  



創作者介紹

漂流速寫教室WalkP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欒欒的娘
  • 最近好嗎??看到你的文章.. 還是一樣直接好笑.我服了你...哈哈哈哈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