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去年直髮晒成捲髮的氣溫
這次就打算以夏裝應對全程
可是...
看到“可是”幸災樂禍之徒就可以幸災樂禍了
第一個夜路的氣溫完全是拷貝冬天來的
飄忽不定的雨和好險不是逆風的強風
又讓低溫加重記分20趴
感人之處是經過沙鹿成衣專區時有人發圍巾
再往前還有人發雨衣
因為我是走很前頭的
還遇得到發這些溫暖小品的
雨衣我有
帶的外套還夠暖
所以我都沒拿
『把溫暖留給後面需要的人,你真是太有愛心了。』
後來有人這樣捧我
我才知道因為懶得讓行囊載不必要的重
無意間變得如此高尚

因為媽祖遙遙落後
我若中規中矩地騎腳踏車
天亮可能就騎到雲林了
所以我不時離開主要進香隊伍
往已經熟睡的小路鑽
鑽進看門狗大叫的無尾巷
鑽進等夜半火車的車站
鑽進大肚區宛延在稻田水圳裡的自行車道
搞得自己累得想睡覺
在大肚街上找可以避風的騎樓
騎樓雖然滿街是
可是沒腦筋找可能睡到一半就被碾成餅
因為騎樓多是人家的車庫
我看見後有大樓擋風
一半已經停了車
另一半有機車保護著
興高采烈地移駕過去
整個騎樓突然大放光明
好像被什麼電視節目捉弄似的
這家裝了感應電燈
只要有動靜就會亮大燈
光明得讓我不好意思靠近

只好找對面的電器行
騎樓前有防止停車的護馬
至少安全是無虞的
帳篷稍微不好架也沒關係

連帳篷也是夏季規格的觀星帳
躺在帳篷裡風連敲門也不必
自如地在我頭上臉上腳上忽溜忽溜
『再幾個小時就天亮了,隨便瞇一下就好了。』
本來我隨便蓋個外套就想忽朧過去了
可是越夜越寒
睡袋、車袋、襪子、報紙都被我徵召了
朦朧中聽到帳篷邊有人席地而睡
不時傳來不耐風寒的咳嗽聲



因為腳踏車放在帳篷裡
為了要讓腳踏車有依靠
帳篷搭的位置非常貼近電器行的鐵門
早上鐵門開的時候觸動了帳篷
開門的老太太還很不好意思
說是打擾我以及昨夜在帳篷邊冷得吱吱叫的香客
平時要是在人家門口睡覺
早就被掃把掃走了
沿途的老百姓
為了媽祖繞境出飲料、出點心
出借廁所
出借浴室
當然亭仔腳也都肯讓香客方便

老太太雖說你們繼續休息
很體貼地拉下鐵門
但是日光已經啟動生理鬧鐘
再也睡不下了
我收拾行李
第一次看清比鄰而睡的香客
他先說:『幫我看一下,我去seven一下。』
就丟下我覬覦很久的滑來滑去手機在身形未褪的睡袋上
過了足以讓我從容捲手機而逃的時間
才敲著剛買回的煙盒回來


因為腳踏車放在帳篷裡
為了要讓腳踏車有依靠
帳篷搭的位置非常貼近電器行的鐵門
早上鐵門開的時候觸動了帳篷
開門的老太太還很不好意思
說是打擾我以及昨夜在帳篷邊冷得吱吱叫的香客
平時要是在人家門口睡覺
早就被掃把掃走了
沿途的老百姓
為了媽祖繞境出飲料、出點心
出借廁所
出借浴室
當然亭仔腳也都肯讓香客方便

老太太雖說你們繼續休息
很體貼地拉下鐵門
但是日光已經啟動生理鬧鐘
再也睡不下了
我收拾行李
第一次看清比鄰而睡的香客
他先說:『幫我看一下,我去seven一下。』
就丟下我覬覦很久的滑來滑去手機在身形未褪的睡袋上
過了足以讓我從容捲手機而逃的時間
才敲著剛買回的煙盒回來

時日越久
越發現香客之間都有互相照顧的默契
經常看到推車推到廟門
車主就進去參香
也沒上鎖
也沒交代誰幫忙看一下
甚至也有進去大半天沒出來的
原來他在廟裡不小心睡著了
專業的小偷知道值錢的不會放推車
業餘的小偷也不會亂翻
因為香客們自動自發地幫忙看著

如果看到咬牙把推車抬進廟裡參香的
不必說一定是一年級的菜鳥

買煙回來的香客
是住豐原的阿杰
理著有在混的標準刺刺短髮
說是在文化中心對面開檳榔攤的
那麼...你請了幾個檳榔西施
現在沒有了
景氣差
吃檳榔的人又變少了
一天差不多只賣五十盒
你算看看
50x50
才2,500
扣掉成本根本請不起小姐
所以阿杰就跳下海
自己穿水手服(x)顧攤
『希望今年跟媽祖婆,運勢會好一點...』

因為阿杰是此行第一個聊天的人
所以我很無聊地記住了這些對話

阿杰很快地收好睡袋
丟進車後的大收納盒
一點都不想跟我同行
跨上鐵馬離去了





海線有許多小車站
但是不是每個香客像我騎著腳踏車
可以繞進去觀望
再繞回進香路線
也不是每個騎腳踏車的像我這麼過動
但是
追分車站幾乎就在路邊
再加上風雨乍興
追分車站就擠滿了香客
車站很幸運的逃過了水泥整型
是目前海線面積最大之木造車站
木頭保存得當
經過歲月的加持
經過人手的東摸西摸
吸收油脂汗液
是新材學不來的
車站裡大家搶著蓋紀念章的大木桌
底韻深厚得像大溪豆干
很能刺激唾液分泌

我蓋紀念章就滿足了
不想讓賣車票的窗口更忙
他正忙著出四十張【追分成功】的車票
『我們班的學生正準備考試..』
這樣的老師真的很貼心啊




 









 

創作者介紹

漂流速寫教室WalkP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